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→人工企鹅坑←

真的只是个坑而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Piyo一只~~曾用名Chikage和汐映,通称屁哟(死)。脑残民工大妈+路人企鹅。暴走、鸡血、抽风、懒惰等级全部MAX。无辜行人请小心避让,以免被其传染。(跪

网易考拉推荐

沧风之痕(幻水·LUC纪念文·修改版……||||)  

2008-04-20 12:58:16|  分类: 幻想水浒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这个……是某千半年前某篇文的修改稿= =||||

     表说我炒现饭!要知道要某只流畅地挤出一篇正经八百滴文章是很艰难的!!就是光修改也可以要了某千半条命啊啊啊~~

     因为半年前滴某天,某千跑去回顾了下幻水3的漫画版……于是触景生情生出了这篇文……555555555~~~想起来还是好不甘心!!!偶家口耐滴小路克~~就这样被KONAMI那啥无良厂商谋杀了!!!!吼吼吼吼~~~~总有一天要把你们总部%$^%$@*掉才解气!!!=皿=##凸…………啊啊,跑题……现在不知道又是大脑哪根经跳线,跑去把这文小改了一翻……啊啊……当我无聊好了= =|||||
 
    基本除了堆砌了些辞藻啊改变了下断句啊什么的就没别的改动了~~所以看过的旧稿各位就不必浪费时间了~~~不过还是希望各位有空滴话不吝啬给某千滴文笔一点评价啊……如果这也能算文笔滴话||||||

     话说这种记忆残片式的写法真的很要人命……偶发誓以后再也不写这种的了……TAT

 

----------------偶是序言的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——这是一向不擅长写文的千影的幻水系列纪念文。
  为了纪念那个已经逝去的淡绿色身影。
  那个名叫路克的孩子。
  我以为早就接受了这样一个结局。但是在时隔2年多的今天,当我再一次回顾它,却发现依然止不住泪水……


  虽然以前画过不少幻水同人,但我都刻意回避了3代——因为那里面的路克背负的命运,太沉重。
     我相信那个腹黑、毒舌的任性孩子才是真正的他。
  
  可是他终究是不在了。

  我所能做的,只有用图画构架一个平行世界,那里没有真之纹章,没有诅咒,没有命运,没有灰暗的未来。
   
     至少那里的路克,是幸福的……

 


----------------偶是正文的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沧风之痕

 

  
  浅绿色的,是风。
  
  
  

  记忆中,那个少年有着翡翠色眸子,冰雪般白皙的肤色。中长的,梳得很整齐的褐色头发,额头间一道细细的金泽若隐若现。纤细的身形,总是身着一件淡绿色的长袍,衣摆在风中轻轻扬起。
  那个狡黠,自信,说话从来不饶人却比任何人都善良的孩子。


  第一次见到你,你还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。
  明明有着最强的魔力,却只喜欢用它来恶作剧。
  明明老师要求你前去迎接访客,你却故意召唤出魔兽当路障,而且在送客时还故意把其中某个人摔得灰头土脸。
  明明背负着比谁都沉重的命运,却依然保留着只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纯真。
   是啊。
  因为那时的你,只是个孩子。
  即使心中有不安的影子,即使承受过噬骨的伤痛,即使早已知晓未来所面临的灰暗,你也用你那略带调皮的笑容将之掩去,悄悄地。然后,若无其事地跟所有你身边的人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  然而那场战争却改变了一切。还有,这样的,孩子般清澈无瑕的你。
  
  赤月战争。或者,称它为“噬魂战争”。
  
  那年,年幼的你在老师的指示下,加入了反赤月帝国阵营。 

  于是你第二次见到了他。当时,那个与你召唤出的“路障”苦战的黑发少年。他,却不再是你所知道的那个身为赤月帝国五将军之子的帝国贵族,而是作为反帝国的解放军阵营首领的将门叛徒。那个曾被你用魔法捉弄,摔得灰头土脸的茶发少年,也去向不明,生死未卜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包括,那个原本属于茶发少年的诅咒,现在原封不动地转移到了黑发少年的右手上。


  然后,惨烈的战争就这么掀开了序幕。当时才14岁的你,就这么硬被卷入了那片满布血腥味的硝烟之中。当时还势力单薄的解放阵营,就这么对上了历史悠久军备充足的赤月帝国。  

  魔法军团长。不知道你纤细的肩膀是否能扛得起这么重的担子呢?是否能从容面对“人类”间的血腥杀戮呢?
  你从来都没提起过呢……
  
  我只看到,那个在战场的硝烟中挥汗奋战着的纤细身影,和那一抹默默守护在刻着108宿星名字的誓约石板前的安静的绿。
  小小的身体拖下长长的影。

  为什么参战?
  不仅仅是恩师的命令怎么简单吧。我想。
  也许是为了帮助那个同样被神私自刻下诅咒的黑发少年,也许是为了找到自己作为“容器”以外的生存意义,也许是为了找到摆脱噩梦中不断浮现的灰暗未来的方法,也许……
  不过,我们现在能猜测的,也只有这些“也许”了。

  战斗的你,看到了……他的悲哀。
  那个推翻赤月帝国,即将成为新多兰共和国第一任大国主的黑发少年心中深不见底悲哀。
  也明白他在开国庆功夜里头也不回离开的原因。
  他失去太多了。
  除了功勋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  
  失去了亲友。手刃了父亲。就连那个将“噬魂”托付给他的茶发少年,也微笑着,为他放弃了自己的生命。
     “噬魂”……带来了永恒的生命,也留下了永世的孤独。
  一切,都发生在眼前。却无力挽救。
     也无法回避,黑发少年将陷入永世孤独的残酷事实。
  
  
     那在战场上一次次扭转局势的力量,同时也是少年心头抹不去的梦魇。能够决定任何人的生死,却会噬去自己身边人的生命作为陪葬——家人,挚友,无一幸免。
  
  曾经明朗的少年,成为了死神一般的存在。

  所以他离开了。
  不想让这诅咒再带走任何人的生命。  

  你也一样。
  
  你一定也是,偷偷地,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自己的方式努力。
  
  因为你是那样倔强的孩子呢。

  也因为你不用担心噬魂的诅咒,可以更加坦然吧?
  你和他是……一样的啊。
  
  拥有至高的力量,永恒的生命,被诅咒的命运,以及……在无数次战乱后终将面临的,灰暗的未来。

  都是些,被创世意志所擅自决定的、不容反抗的命运啊。

  …………

  那一次的结局,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你回到恩师处的事实。再无其他。  
  
  
    
    
  再一次见到你,却过了3年。

  已经17岁的你没有什么显著的改变。依旧是中长柔顺的褐发,翡翠般透亮的双眸,修长纤细的身形,以及,淡绿色的长袍。一如往昔,风一样纯净的少年。
  永恒的生命抹去了时间的划痕。
  你和14岁时的你一样,除了……沉默。
  那时起,你就不曾面带狡黠地恶作剧了……更多的,是一脸鄙夷地挖苦人。

  这次,你依旧是被恩师派往战场。起因,仍然是那个熟悉的诅咒。你不愿面对,可又无可奈何。


  在都市同盟和海兰德间漫长持久的对恃中,神的诅咒选中了两个少年。

  那是对青梅竹马,并且曾经刻下过生死之约的挚友……却被这诅咒带向了命运的两个极端。
     他们彼此的愿望都是停止战争,却叛离了彼此,选择了相反的阵营。一夜之间,过往的情分仿佛形同陌路。
   

  厌恶战争的你,还是选择了参战。即使结局已经了然于心。  

  你依然是我方最强的魔法师。
  你依然稳居魔法军团长的位置。
  你依然会默默地守在誓约之石板前。

  你依然是你。
  所以沉默远不能掩去你的本质。

      
  不会忘记那两个死小孩拉着你一起发动“美少年攻击”后被你暗算的场景。(——用魔法狠砸了全部敌人之后,还“顺便”送了前面痛殴敌人到得意忘形的两个小孩一人一下……当然,之后3人的不合作状态会一直保持到战斗结束。)

  不会忘记你在当厨艺评委时那难调的胃口和吝啬的给分。(得到你满分评价的料理居然会造成食用者几率性混乱……你一定是故意的……)
 
     不会忘记你那日夜恪守在誓约之石板前的身影,还有对所有跑去找你搭话的人状似不屑的一句“何が用?”。

  不会忘记你再次见到黑发少年时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“久违了……好象没怎么变呢。”


  然后,你在战场上遇见了“他”——哈尔墨里亚的神官将,和你拥有同样面孔的少年。
     是啊,同样的面孔,比起你来,少了几分清冷与狡黠,多了些许温柔与天真。
  面对对方强大的力量,你很自然地将其压制。
  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因为他是大地,而你,是风。一如世间的五行元素相生、相克。
  无视那个少年的惊愕,你再也没有透露任何有关的你和他的讯息。随着那场战役的结束,关于你的小插曲也划上了休止符。然而萦绕在你周围的迷雾,也因此逐渐有了散去征兆。
  
  不过都市同盟和海兰德的战争还远没有结束。
     愈演愈烈的战事所到之处只留下满目创痍。

  鲜血。
  屠城。

  支配者。
  宿主。

  弑父的海兰德王子死于同盟军箭下之后,金发的少年成为海兰德最高将领。 
  曾经刻下生死之约的挚友也正式走向对立。

  这一残酷事实,就连两人至亲姐姐的死都没能挽回。

  因为,辉盾与黑刃的对立,从创世之初就开始了啊。
  而渺小人类的生命,在神的诅咒面前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…………
  
  战争终于结束了,注定的结局也如期降临。

  金发少年的鲜血溅上那块曾经与棕发少年刻下生死之约的岩石。
     约定生还的誓言之地被迫刻上了其中一方的墓志铭。

  由都市同盟首领手刃海兰德王室最后血脉告终,辉盾与黑刃合为完整的初始。

  明明是初始,却带来了一切的终结。
  真可笑。


  然后,你又离开了。

     整整15年。

 


   

  15年时光,一切都已不再。

  虽然天间星的位置仍然刻着你的名字,你却不再是我方的最强魔法师。

  取代你战斗位置的,是和你有相同面孔的双胞胎哥哥。

  可他取代不了你。

  是啊,明明是双生子,明明有一样的外表,却疏离得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  在谎言中沦为棋子的天真哥哥。
  与直面真实反抗命运的不羁弟弟。

  若不是15年前在战场上的偶然相遇,哥哥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曾经有个一出生就被分开的双胞胎弟弟。
  因为那个生活在哈尔墨里亚神圣国严密保护下的哥哥,温柔而善良,天真得从来不曾对自己的过往有分毫怀疑。
  哪怕他的记忆与身世都是伪造的。

  然而有一天,你告诉了他真相。

  没有兄弟重逢的温馨。
  过去和现在都同样残酷得溢满血色。

  因为你们是……支配者的复制品。
  仅仅作为力量与诅咒的容器存在。
  没有亲人,没有生命,甚至,连造物主理应赐予的灵魂……也没有。
  只有伪造的记忆,与摆脱不了的棋子命运,还有你镶缀在心脏上的诅咒,一次又一次用疼痛与梦魇警醒你的真实。

  你很清楚,你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所以你毫不犹豫地夺取了你哥哥的“土”之力量。
  尽管你知道这么做,他能活一个月已是奇迹。

  可是你别无选择。

  你能做的,只有夺去他的力量,取代他神官将的位置,然后……发动战争。

  一场夺取五行力量的战争。
  一场破坏诅咒循环的战争。
  一场或许能够阻止灰色的未来到来的战争。
     也是一场,唯一能将你深爱的世界从至高神诅咒中解救出来的战争。

 

  那时,金发的女孩要你给他最后一击。

  你说不必了。头也不回。

  你是怕继续面对世上唯一的“亲人”会动摇吧……

 

  战争又爆发了,在相隔了15年的今天。

  这次是一向厌恶战争的你,亲手策划的。
  
  可是,最后的最后,你失败了。眼看着之前的战果一点、又一点地被对方抹去,眼看着曾经能够与神抗争的希望之光渐渐黯淡,直至熄灭无踪。

  只身立在辛达尔遗迹中迎敌的你,仍然没有放弃。
  可是,你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  你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。
  同样是复制品,你却是失败的那一个。
  过度使用力量的你,最终会被吞噬。
     曾想过将这个秘密永远封存于记忆深处,可还是被命运残忍地揭开了伤疤。

  你羽化成了风之幻兽。

  一个脱去了思想,由力量凝结成的,怪物。

  这是最后的战役了。

  对手居然是你……

 

  力量散去,你恢复了原来的你。
  只是苍白的面容逐渐流失了血色。
  只是翡翠色的眸子失去了从前流动的神彩。
     只是跪倒在地的你,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。
   
     风一样不羁的你,最终没有打破命运的轮回。
     弑神失败的你,是否会招致更为惨烈的神罚。

  遗迹开始崩毁。

     打落了敌将伸出的救援之手,毫不犹豫地。那一刻,你仿佛成了从前那个心高气傲的倔强孩子。

  你固执地仰起头,默默注视着苍蓝色的天空,从乱石的缝隙中。

  一如你从前坐在根据地顶楼的石栏上,静静地,看着天。

  

  你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。

  可是你却笑了,如同在清风中闪耀着清澈光华的绿宝石。

  直到崩塌的乱石掩去你最后一丝微笑。

 

  世界上,再也没有能束缚你的东西了……


  


  拂面而过的清风,泛出淡淡的绿意,在天空划出浅浅的痕迹。

  风中的少年有着翡翠色眸子,冰雪般白皙的肤色。中长的褐色头发,淡绿色的长袍衣摆在风中轻轻扬起。  

  那个风一样的孩子,他的名字叫Luc。    

  那个风一样的孩子,最后化作了风……


         
    
...FIN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